绿川落

真遥/东卷/青黄/恺楚/黑花偏执狂,不逆不拆

【东卷】千里姻缘一线牵

脑子有病的产物。慎!写的时候满脑子都是:“婚礼定在本周三,谁来谁是真盆友……”


       卷岛离开那天,东堂还是去了,依旧带着他自认为能够迷倒万千女性的笑容嘱咐了一大堆例如:“少吃冰棍,睡觉前要把头发擦干……”生活细节方面的小事,惟独没有说那句:“我期待与小卷的下次比赛。”他不敢说出口,因为他不清楚他们会不会有以后,直到最后的最后东堂也只说出一句:“到了英国以后,小卷要和我保持联络哦!”便目送卷岛离开,卷岛转身时低声说了一句:“东堂…你是笨蛋吗?咻。”也许连东堂自己都没有发现他自己笑容背后的阴沉,这大概是东堂尽八——那个被称做“山神”的男人人生中最落寞的时候。
       直到多年以后,“美人在怀”的东堂想起那一幕来仍不住向卷岛抱怨:“小卷真狠心呐,把我一个人留下了那么多年。”靠在东堂肩上看设计图的卷岛漫不经心地吐出一句足以让东堂心塞很长一段时间的话,“才三年咻。”果不其然,笨蛋就是笨蛋,这一点无论过多少年都未曾改变,气压立刻降低,嘴里不停重复着“才!三年,才!三年……”卷岛偏头看着过了这么多年依旧不长进的如同大型犬一般的爱人,无奈地摇了摇头,却忍不住笑出了声,平时不太笑的人笑起来格外好看,东堂顿时停止了碎碎念目不转睛地盯着卷岛的笑颜,断断续续地喊出一声“小卷”,下一秒便猛地扑了过去,卷岛猝不及防被扑了个正着,刚说出:“东堂,你是笨蛋吗?”“咻”字便被某人的唇堵在了唇齿间,整个客厅被暧昧的气息包围。卷岛手中的设计图无意中滑落,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滑进客厅,为设计图上的男对戒和两套相同式样的男婚服镀上一层金黄,预示着天长地久,预示着永不分离。
       东堂亲吻着昏睡过去的爱人的发顶,心想:“小卷,三年后,谢谢你回到我的身边,从今以后,你就是我一个人的小卷了!”
       岁月静好,他会爱着他,直到天荒地老。



【真遥】真遥一生堆,给真遥的告白信

夕阳敛去锋芒
月亮散出柔光
温柔的金黄洒在你们回家的路上
海面轻晃
温柔的故乡
存满你们少时的记忆
沉淀你们成长的悲伤
温柔的故乡
有樱花花瓣洒满的泳池
在阳光下闪着粼粼金光
温柔的故乡
是靠海的地方
这里有从未分开的少年竹马成双
温柔的故乡
那个叫岩鸢的地方
请将我的祝福带到他们身旁
顺便替我看看
在他们的婚礼上
是否有青花鱼味的面包
是否有巧克力味的喜糖
是否有一只叫“小遥”的猫咪趴在一只叫“小真”的汪背上晒太阳

【真遥】真遥一生堆,给真遥的告白信

Makoto:“若你选择追逐海洋

那我便化作陆地溶解你的悲伤

若你选择追逐梦想

那我便化作翅膀常伴你的身旁”
To. Haruka
Haruka:“若我选择追逐海洋
那是因为你化作陆地解我悲伤
若我选择追逐梦想
那是因为你化作翅膀助我飞翔”
To.Makoto
你们的美好打得散时光
你们的甜蜜溺的死悲伤
蓝色和绿色相交的彼方
有他醉人的温柔
有他默默的守望
有巧克力味的青花鱼
有水一般的眸光
有海洋包裹陆地
有森林伴海生长
To.真遥

【真遥】对你的伤害即使是在画里也不行

真遥/宗凛/怜渚 慎!慎!慎!

本人已疯大半夜,不知道写了什么…
真遥一生堆!真遥生一堆!
还有,关于最近导致大家心塞的那什么的那图我想说:为什么要咬?因为传说中食人鱼肉可以长生不老…所以说这是真爱的某些,你们长点心吧(手动债见)

以下正文:

       话说被各种粉丝称作自家“老公”、“哥”…(反正就是各种莫名奇妙的“亲戚”关系)的橘真琴先生最近心情不怎么美妙,其实“最近”也称不上,因为毕竟还有橘夫人在家陪他,只是这天早晨橘真琴先生登上橘夫人的Facebook时昨天晚上和橘夫人真遥真遥过后的美好心情顿时烟消云散,脸黑的和隔壁片场的青峰大辉有得一拼。
       自从橘真琴先生和七濑遥先生确定夫夫关系后橘夫人—当然也就是七濑遥先生就把自己的Facebook等一切社交账号丢给了橘真琴先生,理由是太麻烦,所以一切的队上训练、朋友聚会等通知都由橘真琴全权打理,形成了真琴主外遥主内的局面。一开始橘真琴还担心自家那么优秀,集料理、游泳等多种技能点于一身的“媳妇”会觉得“憋屈”,毕竟又不是天生该在家洗手做羹汤的料。后来橘真琴发现,只要给自家哈鲁酱水和青花鱼,自家哈鲁酱除了必要的训练和比赛可以一直呆在家里,所以他也就没那么担心了。兢兢业业的帮自家哈鲁酱制订时间表,送他去训练,拖他去散步,拖他去参加和宗凛夫夫&怜渚夫夫一个月一次的见面……
       七濑遥的社交账号总有那么一些不识时务的人发些同人图@七濑遥,这些同人图与真遥还天差地别。然而这些人并不知道七濑遥的账号已被橘真琴接管多时。虽然两人是从出生就订婚、上学就早恋、成年就结婚的关系,但是两人并不经常秀恩爱,因为毕竟遥的账号都是真琴在管,我们的学霸橘真琴可没有自己跟自己秀恩爱的癖好,当初七濑遥保留账号的原因只是为了让生活增添乐趣而已,比如说:跟橘真琴两个人背对背拿手机聊天,聊着聊着就跟橘真琴真遥真遥等等。但总是有那么一些人觉得这对幼驯染不能长久,净画些拆真遥的图,不过好歹庆应大学的高材生没有那么小气,反正哈鲁酱在自己身边,别人抢都抢不走(遥表示:你家有青花鱼也有水,可是你家有橘真琴吗?),又何惧你画的图?
       但是今天早晨的图是松冈凛@七濑遥的,松冈凛@的也就忍了,但是真正让橘真琴怒气槽爆表的是仔细看了松冈凛和遥的那张图,橘真琴真的有提刀去找松冈凛的冲动。其实橘真琴也不是没见过那张图,只是一开始看到的时候觉得反正又不是没见过类似的而且还把自家哈鲁酱画那么丑也就没在意,直到看到松冈凛的@才仔细看了看,不看还好,一看……不用说,你们懂的,我们可爱的凛又要倒霉了。
其实凛只是因为最近宗介出差“欲求不满”导致郁郁寡欢急需寻找生活乐趣,于是就准备调侃一下自己的队友也是“闺蜜”—七濑遥。然而,万万没想到,被橘真琴看见了,其实一般的图也无所谓,关键是那张图上的凛咬着七濑遥的肩,而且从图上看咬的还蛮深。庆应大学的学霸顿时就怒了,回头看了看因为昨晚疯狂的真遥真遥所以还在沉睡的自家“媳妇”一眼,那个平时连被蚊子叮一下自己都心疼半天恨不得去灭蚊子九族的人居然被伤害了!于是真琴内心的阴影面积以几何倍数增长。终于,真琴截了图,发给了正在出差的宗介,配文内容大概如下:自己看着处理,我知道你和凛最近婚姻生活不和谐,但是不要来打扰我和遥,否则后果自负。
       快到家门口的宗介本想拿出手机打个电话给凛告诉他自己提前回来,给他一个惊喜。结果刚好看到橘真琴发给自己的图还配着一段不长不短的文字,心里想着橘真琴又发什么神经。但是由于同为攻,且培养自家“媳妇”的方式同为幼驯染,而且两人的“媳妇”还是发小,所以两人被迫(?)相处的很不错…于是还是决定抽取宝贵的两秒钟时间看看那张图,结果点开图宗介整个人都不好了。因为出差,宗介没有登录自己的社交账号,为了早点回来陪凛,基本上天天都在加班,和凛的问候都只靠短信的电话,自然没有看到凛在Facebook上的动态。其实光看看图也没什么,宗介最多就是想想自家媳妇又调皮了、某些脑残又躁动了之类的。但是再往下看见橘真琴配的那一串字,尤其是看到“你和凛最近婚姻生活不和谐”那一句话,再加上橘真琴有意无意的秀恩爱,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不知是羡慕嫉妒恨还是其他的什么……打了凛的电话告诉他自己站在门口,直接忽视了飞奔而来开门的凛和凛脸上的笑容,一把扛起这个“磨人的小妖精”大跨步的走进了浴室……
       橘真琴发完图和字后心情好了不止一点,看着自家幽幽转醒,还含糊不清的喊着“真琴”的哈鲁酱,真琴想:“反正哈鲁酱最近不用训练,干脆今天也别叫哈鲁起床好了。”
       而另一头,完全被忘记在游乐园门口的怜渚夫夫直接放弃了在浴室里黄暴的宗凛夫夫,而当听到真琴的电话里传来微妙的喘息声后也默默地挂断了电话。龙崎怜完全忽视叶月渚嘟起脸来恶意卖萌的“生气”表情,默默的在想自己是不是也应该带渚回去做一些符合自己“美学”的事情呢?……

【恺楚】命中注定,何需多言

他们说你们很像
我说你们一样
一个死小孩假装坚强
一个熊孩子故作开朗
A级的血统增强力量、放大悲伤
一直行走于孤单中的你们是否曾经失去希望
直到你们遇到对方
黄金瞳中映入炫目的金黄
幽蓝的眼中刻画墨蓝的冰凉
沙漠之鹰的速度可追得上时光
村雨的刀锋可斩得开迷惘
你们都一样
一样的自信勇敢
一样的孤苦迷茫
结伴而行吧
总有一天狄克堆多和村雨相交的火光会变为你们婚礼上灿烂的烟花
肆意绽放
你们将携手而行
直到地老天荒
时间还很长
我不担心你们的以后
因为你们已经拥有彼此了
不是吗?

【真遥】一个故事

只是一个脑洞,暂时没有扩充的打算。有怜渚。慎。


这是一个真遥到最后各自娶妻生子的据说是HE的故事。对,如你所见,只是个故事而已,但是遥很难过,以致于坐在遥旁边的橘真琴脸上挂上了危险的笑容。明明早上出来的时候心情是好好的,昨天激烈的真遥真遥过后橘真琴也是一本满足,但是看见自家“哈鲁酱”不开心了,这只金毛犬一般的大型动物也开启了护主模式。排除橘真琴和七濑遥的心塞不说这的确是美好的一天,天很蓝,草很绿,水很清,地很宽,一群小蜜蜂一会儿排成“人字”、一会儿排成“一字”从人们头顶上飞过,是适合游玩的日子,在渚的提议下真遥夫夫和怜渚夫夫约好去游乐园玩,在经历了过山车和鬼屋等龙崎怜觉得毫无美感的游乐项目之后到了吃饭时间,吃完午饭后平时被大家评为“神助攻”的叶月渚同学在脑子还不太清醒的情况下提议玩讲故事的游戏,游戏的规则就是怜渚讲真遥的故事,真遥讲怜渚的故事,看看哪对讲的故事比较有亮点。然后渚就不过脑的将真遥代入了前段时间看的那种“我爱你但是不能在一起”的文体中,完全没有注意到对面真遥夫夫越来越黑的脸色,七濑遥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凭借橘真琴对七濑遥从0岁就在一起的了解程度,他还是看出来自家媳妇难过了,于是笑的越发“灿烂”了,坐在渚旁边的龙崎怜看的心里一阵发毛,不过他看真琴没有打断叶月渚以为这一切只不过是自己的错觉,渚讲完以后还不怕死的问了一句:“小真、小遥我讲的不错吧!”七濑遥偏头看向窗外努力将眼中的水光忍住,虽然自己最后能跟真琴在一起,但是其中还是经历了很多挫折的,比如那次去澳大利亚,是自己和真琴从小到大分开的时间最长的一次,虽然知道现实和故事是有差距的但是七濑遥还是忍不住往渚叙述的那方面去想“如果当时错过了该怎么办?如果真琴离开我和其他人结婚了该怎么办?如果我失去了真琴该怎么办?……”一系列曾经没有考虑过的问题萦绕在七濑遥的脑海,让七濑遥精致的眉慢慢皱起,眼神一点一点的暗下去,让坐在一旁的橘真琴看着很是心疼,偏偏渚又在一旁催着自己讲他们的故事,橘真琴知道如果不讲完自己是不能好好的安慰小遥的,于是庆应大学的学霸开启了许久未开的鬼畜模式,实践证明学霸生起气来虽然面带微笑但是杀伤力还是100%。橘真琴讲的是一个很老套的“霸道总裁爱上我”类型的故事,其中讲到男3趁怜渚闹矛盾时介入,渚决定放弃怜投奔男3的怀抱,那叙述的细致程度仿佛橘真琴站在旁边目睹了整个过程。不出橘真琴所料,在整个故事叙述了1/3不到时龙崎怜推了推眼镜说“真琴学长,不好意思,我今天有些不适,先和渚回去了,改天再聚。”在渚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还在喊着要把故事听完的时候就被“怜酱”拖走了。“终于解决了”橘真琴心里想。偏头看了看坐在身边兀自伤心的自家媳妇,想都没有想一把就将人拉进了怀抱中,在遥的耳边轻轻的说:“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我都会一直陪着遥的,遥是知道的,于我而言不是遥就不行啊!”遥将脸埋在真琴宽阔的肩膀上轻轻的说:“是你说的,撒谎的人没有巧克力吃。”橘真琴轻笑:“是是是,我都这么说了哈鲁酱是不是该给我点奖励呢?”怀中的人脸微微红了,轻轻的蹭了蹭小声地回答:“恩…回家去…还有不要加小。”真琴压低声音凑到遥的耳边说:“那…哈鲁酱…我们回家吧。”七濑遥微微点头,橘真琴便牵着七濑遥回家了,走出餐馆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看着身边安静的爱人,橘真琴觉得,这真是美好的一天。至于渚嘛,结局怎样就不太清楚了,橘真琴只知道在那之后的三天里渚都没有出现在大家的面前…

【真遥】真遥一生堆,给真遥的告白信

巧克力过齿留香
青花鱼在水中慢慢游荡
盛金鱼的鱼缸
远方归来的挚友
是你们童年为数不多的忧伤
时光流转
世事无常
昔日的少年长成如今的模样
不变的是
一个依旧光芒耀眼 一个依旧温暖如阳
不变的是
清晨微笑伸出的手
不变的是
傍晚侧脸避过的光
不变的是
你们一直在一起 并肩而行
走到地老天荒
不变的是
头顶青花鱼的我们 会一直爱着你们
直到白发苍苍
To:真遥

【恺楚】送给你们的祝福

一个热情如阳
一个冰冷如水
多像波涛菲诺的海水沐浴阳光
狄克堆多若生来就耀眼
村雨为何要盛满悲伤
相似的过去塑造出不同的人
一个面热心冷
一个面冷心暖
无法触及的过去
无法抹去的情感
彼此伤害
彼此温暖
当雨水和阳光交汇之时
天空散出炫目的光
预示着你们更远、更美好的未来

我知道你们一定会在波涛菲诺举行婚礼
因为那里有与你们相似的风景
即使我无法亲眼目睹
我也会在几千里外的海边祝福你们:
永远幸福、安康
海和阳光会替我把祝福带到你们的身旁
在以后的岁月中你们不再独自一人
请不要再悲伤
你们将会成为彼此的光
将对方的世界照亮

【真遥】真遥一生堆,给真遥的告白信

我无法叙述
Makoto 如海洋般醉人的温柔
Haruka 如森林般沉默的守候
遇见你们之后
我开始懂
那宝石绿的眼中名晤多少烦忧
那天空蓝的瞳孔盛着多少温柔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看,即使是时间,都不忍将你们分开
你们就是我记忆里最美的风景
我会萌着真遥一直到老
To:真遥

【真遥】真遥一生堆,给真遥的告白信

作为一个资深小透明表示官方是什么鬼?没听说过?能吃吗?圈地自萌表示相当开心!
以上属个人吐槽,接下来是正文


想去挪威,看森林,看海
我只是想尝试着去找找,在那蓝绿相接的地方
是否会有你们的身影
你们一直都在
我始终都无法忘怀:那一抹映在眼前的柔绿
那一片藏在眼底的深蓝
To:真遥.